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吴江资讯 >

这些吴江“战疫人”写下的日记让人心疼!

2020-02-14 18:54吴江资讯 人已围观

简介出征战场前,我们女队员自发剪去长发。没有理发剪,就用普通剪刀;没有罩衣,就用撕开的塑料袋。好不好看不重要,头发可以慢慢留! 1月29日,来到武汉的第二天,我和队友们接受...

  出征战场前,我们女队员自发剪去长发。没有理发剪,就用普通剪刀;没有罩衣,就用撕开的塑料袋。“好不好看不重要,头发可以慢慢留!”

  1月29日,来到武汉的第二天,我和队友们接受了专业培训。接下来,我将承担起护理副组长的职责,在护理工作中,冲在前,干在前。

  成为一名员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现在也非常迫切地想要以一个员的身份参与到这次战疫。于是,当天傍晚,我就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

  2月5日,是我入病房的第5天,我已经渐渐适应了穿上厚厚的两层防护服,也适应了穿上护服后缺氧、头痛、呼吸困难等一系列症状。

  2月6日,是我入病房的第6天。武汉是一个英雄城市,武汉是能渡过难关的。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所能做的就是在危急关头持续奋战、不断加油!

  2月11日,是我入病房的第11天。来不及吃完一个苹果,匆忙地前往医院。今天的工作量很大,我们护目镜的雾气化成了水,也滴滴答答流了下来,口罩内也起了水蒸气,呼吸越来越重。我鼓励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我们像是剥玉米一般一层又一层脱防护服,当脱到最里层的洗手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跟小伙伴的背上已湿透,我们连忙互相告诉对方快穿衣服,一定不能让自己感冒了。

  出发前,收拾好行囊,我抱抱6岁的儿子,亲亲他,我说:“宝宝,妈妈身上的味道你要记住哦!”

  得知我要去支援武汉,许多好友同事纷纷发来信息。此去前往,我倒真的没有太多的想法。我是血肉之躯,更是孩子的妈妈,也担心这可恶的病毒侵害。但我也是护士,更是一名党员,胸前那一抹红,是血液的颜色,是斗志昂扬的颜色,是激情燃烧的颜色。我似乎有了力量。

  我们所支援的医院是武汉协和江南医院,也是江夏区人民医院。我们负责所管病人的治疗、心理疏导、宣教、饮食等……

  一层一层地穿好“防护装备”后,真的就成了一名“白色战士”。和我一起“作战”的是同为江苏盛泽医院的周琴,我们都穿着防护服,带着口罩、帽子,只能透过护目镜,传递对彼此的牵挂。

  今天已是来到武汉的第15天,匆匆地啃了几口面包,就迫不及待地进入“战斗”。看着病床上的患者,你的心就会揪着,好想时间停住,多给病人一些救治的机会。

  今天,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给患者补液的时候,很多病人都需要扎留置针。可我的防护眼镜和面屏里都是雾气和水珠,根本看不清患者的静脉。我只能想办法从面屏雾稍微薄点的地方,凭多年的临床经验进行穿刺,还好都是“一针见血”没有给患者带来痛苦。

  多年的临床经验,此刻总算是凸显出来了!我瞬间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在隔离病房不能更换及调整装备,只能一直这样扎针、换水、注射……

  江苏盛泽医院的领导们很关心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一定要让我们整个医疗队“0感染”回家。每次进入病区,我们都要把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1层隔离衣、2层防护服、带三层手套、N95口罩+外科口罩、套鞋……近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能上厕所、不能透口气。

  回想第一次进病房,上的是晚班。当时一心想着要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地抢救病人,所以走得太快。殊不知,我可是穿着“铠甲”作战,结果缺氧了,那种头痛欲裂、胸闷气促、冷汗直流的症状,让我瞬间想撕了防护服、摘了口罩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和其他同事一样,我也不能幸免:鼻根被压出水泡,脸上压出深深的红印,脸也变形了,手也被捂得泛白,被滑石粉蛰的疼,头上更是每根骨头都疼……但我必须坚持来。

  听到自己能出院,有的患者一会笑一会哭;知道自己康复了,有的患者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连连说道:“感谢感谢,非常感谢!”;得知能和家人团聚,有的患者简直不敢相信,“啊,真的吗?真的可以出院了?”

  那些场景,我将永生难忘。写到这,我红了眼眶。我们对于那份“健康”和“团圆”的奢望竟是如此的强烈。

  2月9日,是我下病房的第7天。今天是中班,12点到下午4点,但等到脱掉笨重的防护装备走回驻地,已经是晚上6点多,我端起饭盒开始吃“午饭”。

  这样的节奏,以前不是没有经历过。作为一名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吃饭、作息不规律,是稀松平常的,但这种工作环境,着实是第一次面对。

  进病房前,我们要穿戴好防护用品:手术衣、隔离衣、防护服、隔离衣、防护帽、N95口罩、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面屏、橡胶手套、雨靴、鞋套……一层层叠上去,根本透不过气来。

  这种感觉,既像从上到下都紧裹着保鲜膜,又像置身于高峰之巅,超级闷、严重缺氧!顶着这身厚重的装备在病区里四处为病人更换补液、监测血糖、抽取动脉血气、做雾化,身体特别不适应,心跳一分钟一百五六十次,心脏像要蹦出来一样。

  那一天,我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好。幸亏小组里有两个苏州来的男护士,他们虽然都是“95后”,但是真的很勇敢、很爷们儿,有事冲在最前面,主动帮忙挑担子,让我们得空稍作休息。

  不过,即便再难受,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护目镜和口罩勒压得满脸生疼,鼻梁上全是小水泡,却不能作调整,哪里痒了,也不敢摸、挠。这个问题对于我而言尤其成问题。因为来武汉之前,我的脖子上就有皮炎,还有挠破的伤口,便用创可贴贴起来,以防脱防护服时不小心污染到伤口。皮肤瘙痒很折磨人,百爪挠心一般,也只能强忍着。

  和平常相比,这样的身体压力无疑是翻倍的,但如果和心理压力相比,身体压力倒显得轻了。

  我成天和疑似病人打交道,他们中,定然会有人确诊,潜在风险很大。看新闻报道上说,抗“疫”过程中,全国有不少医护人员不幸感染,我们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绷紧安全之弦。

  说实话,想到家里还有年纪尚小的女儿,有亲人朋友在等着我平安回家,我真的想离病人远一点,尽量少跟他们接触、少讲两句话,但其实并不现实。

  因为防护用品的阻隔,必须凑很近才能对话,护理过程也需要近距离操作,保证一米距离是绝对不可能的。更重要的是,一穿上装备,一看到病人,就会忘记自己也是女儿、是妻子、是妈妈,只记得自己是一名该救死扶伤的护士。

  进入病区的病人,一般都很焦虑、害怕。他们会问我各种问题,比如自己的检查结果怎么样,要再挂几瓶水,检验什么时候做,还有的担心家里,询问孩子也咳嗽发烧了应该怎么处理。感染后的他们身体状况比较差,有人连喝水、上厕所都需要帮忙,内心非常无助。尤其是没有家人陪在身旁,甚至有的人亲属也被感染了,感情很脆弱,不少人会时常忍不住哭出来。

  面对这样的他们,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什么都抛在了脑后。病人有需要,就想办法满足,他们焦虑,就多和他们说说话,一遍遍安抚。之前,我没有接受过心理疏导的专业训练,拿着领导这两天给我们发的相关视频和书籍现学现卖。不过,这种时候,或许哪怕是聊两句,听听他们的内心感受,想必也是一种安慰。

  每次穿脱防护装备,我们都格外细致,坚决按照要求规范操作,不给病毒可乘之机。即便每天只是医院、驻地“两点一线”,工作后浑身疲惫,我还是会想办法锻炼身体。这两天,我和张婷婷天天在房间里跑步,用keep软件做力所能及的运动。我们怕体力跟不上,怕给人家拖后腿。

  疫情还在继续,但我并不孤单,全民都在并肩作战,领导、同事以及朋友每天都和我联系,仿佛都在我身边。我们虽没有上天的云梯,却有团结一心共渡难关的勇气。几天前,我向党组织郑重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因为党员才能先上,才能冲在最前面!

  视频通话时,女儿一直问我:“妈妈,你工作完成了吗?你那边有病毒吗?”“妈妈,爸爸说你是超人妈妈,在外面打怪兽呢!是这样吗?”这个小不点问的问题就像个小大人。她下个月就满三周岁了,妈妈希望能快快打完“怪兽”,平平安安回家,陪你一起唱生日歌。

  2020年,庚子鼠年,是不一样的年。本应红红火火,阖家团圆,喜气洋洋的日子皆因新冠君的到来蒙上了一层阴霾,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打响。

  新冠君很厉害,传染性很强,致病性也很强,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它嚣张的身影,仿佛张牙舞爪伴着魔性的笑容在向祖国母亲宣战。中华民族不是好战的民族但中华儿女决不惧战,既然你不怀好意的来了,这一战必然奉陪到底。使命的召唤让白衣天使冲在了这场战役的最前线,同武汉一线的战士一起,同祖国母亲一道,为守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浴血奋战。一张张请战书,一个个逆行者,一双双坚定的眼神与不让人敬畏,我们的白衣战士披上战袍用行动展现了誓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进去隔离病房,照顾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的患者,说不怕那是骗人的。极强的传染性,多样的传播途径对白衣战士的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她们也为人子,为人妻,为人母,有牵挂,有顾虑。没有国,哪来家,每一个时代都有不一样的英雄与战士,祖国需要她们,患者需要她们,入党的誓词,医者的誓言……坚定了她们上战场的决心,她们毅然决然的响应祖国的号召,坚定心中的信念,夺取战斗的胜利!

  隔离病房的工作紧张而忙碌,早晨8点进去隔离区,往往要忙碌到中午才有休息调整的时间,两人轮换。头发湿了,手也捂白了,甚至起了皮疹,面部留下了深深的勒痕,颈部皮肤也被磨破了,就算如此,也没有一个人叫苦喊累。站在镜子面前的她们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眼神坚定的笑了。小小的柔弱的身躯蕴藏着巨大的力量。深夜里,忙碌的身影穿梭在隔离病房,坚守岗位,巡视患者,记录患者每一次病情变化。那就是她们,穿着白衣的战士,与新冠君搏斗的战士,与死神抗击的战士。

  新冠君——你看看,她们戮力同心,众志成城,她们怀揣着守护生命与健康的梦想与你近身肉搏,她们不惧怕你,她们不计报酬,不论生死只为将你驱逐出我中华大地,还她们车水马龙,还她们繁华盛世,还人民群众的健康!

  在家休息了两天,满血复活。今天晚上是我第二次上岗执勤,时间还是晚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不过执勤地点换成G50常台高速黎里收费站出口,执勤任务也由测体温改为重点地区车辆人员管控。经前道排查后,从外地来的,在吴江有居住地且无发烧的情况,将由我们进行登记、联系、然后移交至居住地所在地政府,督促其进行为期两周的居家隔离。对于这项任务,是在昨天临时增加的,考虑到我们也算是高危一线人员,就通过线上视频集中培训学习一下。

  晚上7点,出发前还是看了天气预报,晴,最低气温7°C。半小时以后到了执勤点,进行交接。看了记录本,发现今天白天到现在,只有两例是来自重点地区的车辆人员,一例劝返,一例移交。

  虽然这个卡点,车流量相较前天执勤的卡点少很多,但测温组的志愿者和交警同志还是很忙碌,来不得一点马虎。晚上9点多的时候,志愿者群里又传来一条暖人心的消息,某卡点的志愿者同志说,有附近居民自发地为执勤同志送来自己制作的夜宵,一碗白粥、一包榨菜,简单,却很温馨。白天看群里说,还有商家为志愿者们送来热饮、咖啡、蛋糕。看到这些满满的正能量,就感觉所有的辛苦、劳累、寒冷,在群众的关心和支持下,都不算什么了,对于战胜疫情的决心和信心,更大了。

  是的,我们众志成城,我们万众一心,有你什么困难我们克服不了?有什么疫情我们战胜不了?中国加油!

  2月4日晚上,接到防疫志愿者报名的通知,我和老公不约合同地说了一个字:去。虽然我们俩都不是党员。但是此时此刻,我们完全忘记了还在住院的婆婆和2个不满10岁的孩子。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孩子送去了外公外婆家,妈妈知道我们要去一线的消息后,马上很激动地说:“国家不是叫我们都要呆在家里不能出门吗?为什么你们还要去?”我跟妈妈说:“没事的,只是去帮忙测测体温而已。”

  我被分配到了社区卡口,主要负责对进出的人员进行登记,测体温,发放通行证等,服务时间是早上7:30到晚上8点。如果遇到从外地回来的,就要及时通知社区进行相应的隔离措施,如果是从疫区回来的,就要第一时间劝返或者集中隔离。在实际工作中,大部分人还是很配合的,他们甚至会跟我们道一声:同志辛苦了!

  今天是我们执勤的第四天,既是周末又是元宵节,但是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个节日,都准时来到自己的卡口。天气很冷,才第四天,我们有些同志的脚上已经长出了冻疮,手上也开始掉皮(因为会接触别人的身份证件,需要不停地酒精消毒),但是没有人有一句怨言。

  老公去了高速卡口执勤。当得知他今天是夜班的时候,我很担心:“你多穿点,当心着凉。”他笑着说:“没关系,我运气好,是小夜班。”(他们调侃前半夜叫小夜班,后半夜叫大夜班)

  眼前的形势依然很严峻,但是我们大家都相信:不久,当春暖花开的时候,大家一定可以脱下口罩,互相笑着问好。到时候请给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有你真好!

Tags: 吴江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96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