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和记娱乐h188怡情 >

在同里感受变与不变

2020-01-29 10:11和记娱乐h188怡情 人已围观

简介不久前,受吴江融媒体中心之邀,随当地几位记者走了一趟同里,匆匆一瞥之间,感觉同里变了,变大了,变新了,变潮了;当然,骨子里的有些东西并没有变,也不会轻易改变。 说同...

  不久前,受吴江融媒体中心之邀,随当地几位记者走了一趟同里,匆匆一瞥之间,感觉同里变了,变大了,变新了,变潮了;当然,骨子里的有些东西并没有变,也不会轻易改变。

  说同里变大,那是因为从吴江城区出发,车行不远,就到同里地界。这不奇怪,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的乡镇,内涵和外延都扩展了,同里再不是我们这些外乡人头脑里原有那点地盘了。

  说同里变新,那是一目了然的,宽敞的马路、崭新的建筑、现代的工厂、养眼的景观、时尚的行人、文明的风俗。这些应该都是小学生作文里的描述,我就不再耗费笔墨了。

  至于同里“变潮”,倒是不能一笔带过的。在外地工作生活惯了,对家乡的很多“潮”缺少了解,比如同里,去年10月建了一座综合能源小镇,在这里,屋顶上的新型瓦片、窗户上的光伏幕墙、小区里的发电风机、高温相变光热发电装置都可以源源不断地将太阳能、风能转化为清洁能源,地下室里还有储能电池。

  一条长500米、宽3.5米的“不停电的智慧公路”,集路面光伏发电、无线动态充电、无人驾驶于一体,是全球最长的电子公路;还有能自行发电的房子、全新能源互联网技术,以及其他各种新潮的技术和产品,看得我们这些文科生惊叹不已。

  与其他各地百姓一样,受限于认知水平和用能习惯,同里居民眼下用能仍以传统的石化能源为主,随着综合能源服务水平的提升,人人享有清洁安全的能源的愿望很快便能在这里实现。来自上海的一位专家表示,“目前,我们更多的是因为同里而知道新能源小镇,相信在未来,世界上更多的人将会因为新能源小镇而了解同里。”

  见闻之中,同里的变除了大、新、潮,还有更多的呈现,此处我想重点说说“同里国家湿地公园”。算起来,这是我第三次到此一游,前两次,这里还叫“肖甸湖森林公园”。公园面积不小,园内地势平坦,湖泊环绕,农田连片,林地茂密,渠塘纵横,小道密布,幽静自然,环境优雅。

  第一次去是多年前的国庆节,当时,此处刚刚辟为公园。进得园内,穿林海,跨沟渠,走木桩,荡秋千,置身田间埂道,体验乡土气息,重拾久违野趣,追忆往昔岁月,令人流连忘返。

  第二次去是某年寒假,正是隆冬时节,偌大的公园,枯枝满树,苍凉一片,倒是这一潭残荷,凌乱里显着一些骨气,怜惜之下,摄取这张图片,存下游览记忆。

  这回再去,面貌全新,原先的“肖甸湖森林公园”改称了“同里国家湿地公园”,这是明智之举,同里名声本就不小,再有个“肖甸湖”,外人不明就里,注意力容易分散,不如整合资源,扮靓同里;而“湿地”之名,则契合旅游热点,还利于多元拓展。

  不只在名称,早年朴素到寒碜的入口处新建了门庭,大热天,跨入迎宾大厅,凉爽里,新颖别致的布置一下就吸引了游客的目光,概览区、科普区、儿童游乐区、产品展示区,既科学合理,又不失时尚。

  传统景区融入如此多的现代元素,算是顺时顺势,不过,这是需要思维与眼光的。打听得知,这些年,当地政府加大了景区建设与开发的投入,引进合适人才,拓展功能,提升层次,图中正在解读相关规划的公园负责人毕业于高校旅游管理专业,既懂专业,又接地气。

  作为一名曾经的农村社员,走在景区小道上,我在想,人民公社化期间,这里的每一块田地、每一处水面都属于某个大队、某个生产队,那个年代,谁都不会撂荒抛荒,更不会料到有朝一日这里能成为休闲游览场所。

  本是水边旱地,而今植竹种树,还立了一块电子小屏,以中英双语显示着即时的环境指数。

  本是田间沟渠,而今成了景观小河,骄阳下,释放着自己的清凉,迎接八方来客。

  还有,原先灌溉渠上的简易木桥也换成了小石桥,既供游人穿行,更可入诗入画。

  小桥的下面,小河弯弯,小船悠悠,候着游客,也候着童年的阿娇;弯弯的河水流啊,流进游客的心上,但不知,船行一圈,心中是否依然充满惆怅?

  早些年,吴江县域内的老百姓都没拿同里当回事,要说古镇,同里之外,还有松陵、黎里、芦墟、平望、盛泽、震泽、铜罗等多处,谁没去过,谁没见过,谁去稀奇。

  光阴荏苒,世事变迁,吴江的古镇拆的拆,毁的毁,改的改,缩的缩,现如今,震泽、黎里风韵应犹在,只是朱颜稍改,好在几经抢救修整,恢复了大半,其他诸镇虽已不如从前,也在尽力挽留,而同里,则以私家园林和鲜活民居为特色,独享“活着的古镇”美誉。

  改革开放以来,江南古镇纷纷发展旅游,六大名镇里,乌镇将原有住户全部迁出,经拆修补饰,再整体推出,收效明显;周庄则将沿河居家变成店铺,古朴民风里融进了浓重的商业气息,钱赚不少。

  面对域外两镇因开发而增效,同里难免心生焦虑,主动研讨对策,多年前,当地旅游公司的一位周姓负责人还曾托我联络在宁相关高校旅游专业的专家教授前来把脉定向。

  兹事体大,发展模式不是旅游公司所能决定的。后来的决策我并不了解,反正同里没有轻易仿效他人,尽力保存古镇原貌。对此,一位外地游客说,同里“就像一个土生土长的村姑,保留着她自然的朴实与纯洁。”

  “朴实与纯洁”,很容易被理解为平穷或落后,比如,在谈到同里古镇如此完整保存下来的原因时,吴江当地一位资深媒体人就直言不讳:“过去穷嘛”!穷了就无力折腾,不折腾就能保存。

  此话有一定道理,但历史上的同里未必贫穷,史料记载,此地曾用名富土,后为藏富,两易其名,直至宋代,才用现名。既为“富土”,为何又能“不折腾”,这就让我想起已故同里籍语言学家叶祥苓教授说过的一句话:“同里乃兵家不争之地!”

  叶祥苓生前是南师大中文系教授,一生精研吴方言,著述颇丰。我读大学时,他连续教教授我《汉代汉语》和《古代汉语》,正好那几年,他在编写《苏州方言志》。为考证吴江方言声调,他常让我以吴江方言辩读相关方言词汇。今天想来,我对吴方言的那点兴趣就是先生无意中激发的。

  叶先生是同里人,幼时住同里,后移居苏州,叶家老宅就在派出所旁的一条弄堂里。先生曾对我说,同里之所以保存完整,主要原因是四面环水,兵家难以成规模进入,有效避免战乱破坏,商贾文人多有移居或返回此地安居度日者,其中就有里人任兰生。(感谢加籍华人鲍晓宇女士提供叶祥苓照片,此照是叶师2000年2月9日在苏州为其证婚时的留影。鲍晓宇是南师大校友、我当年的学生朋友,苏州人,小提琴师,现居海外。)

  任兰生本是清光绪年间的安徽地方官员,风华正茂时遭参劾失职,归乡后耗资建造一座小巧精致的园林,取《左传》“进思尽忠,退思补过”之意而命名为“退思园”。

  退思园的存在,使同里与其他江南小镇相比,少了些许热闹与喧嚣,多了一些淡然与从容,因而游客络绎不绝,长盛不衰。此回去退思园,随手拍了几个场景,回南京后凭记忆找出以往两张照片比对,从中感悟同里的变与不变。

  上图为近期拍摄,下图则摄于二十年前,图中人物是我当年的学生朋友,如今分别在国内外从事音乐教育或其他工作,多有成就。当年我带他们到同里游览,亲手拍摄此图。

  此后数年,我应邀带另一批学生朋友到吴江演出,顺访同里,并在退思园后门内太湖石前留影,因集体照人多遮挡难以辨清背景,故而找来单人照一张比对证明。

  人都要长大成人,这本就是一种变。这样的“变”,每天都在同里发生着:八方来客,熙来攘往,四时景不同,年年人相异。正是这份“变”,才让同里充满生机与活力。

  而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世代居住于此的同里百姓依旧按照自己习惯的节奏作息生活,谈天说地,享受生命中一如既往的闲散与淳朴,这样的情景,又是多年不变的,正是这份“不变”,才让同里一直是同里。

  南宋诗人韦奇有诗云:“白衣苍狗几千回,惟有溪山长不改。”处在同一个世界,处在同一个时代,同里一直在变,同里一直会变;与此同时,同里的不少东西是“长不改”的,轻易,不会改,也不要改。

  掐指一算,已有多年不到同里了。在外地工作生活惯了,对家乡的很多“潮”缺少了解,比如同里,去年10月建了一座综合能源小镇,在这里,屋顶上的新型瓦片、窗户上的光伏幕墙、小区里的发电风机、高温相变光热发电装置都可以源源不断地将太阳能、风能转化为清洁能源,地下室里还有储能电池。光阴荏苒,世事变迁,吴江的古镇拆的拆,毁的毁,改的改,缩的缩,现如今,震泽、黎里风韵应犹在,只是朱颜稍改,好在几经抢救修整,恢复了大半,其他诸镇虽已不如从前,也在尽力挽留,而同里,则以私家园林和鲜活民居为特色,独享“活着的古镇”美誉。为考证吴江方言声调,他常让我以吴江方言辩读相关方言词汇。

Tags: 同里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96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